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記得自己念大學一年級的時候,有一門必修科目叫作「中國通史」,那是一個很老很老 ( 我們那時都開玩笑說他是活的中國近代史 ) 的教授教的,上課的時候班代還要喊起立敬禮坐下的口號,雖然那時沒有現在自由開放,但大學時代作這樣要求的老師仍然不多。我們不是歷史系的學生,所以那一位教授的課程內容其實很淺顯,甚至於,他的教材根本就是「萬年筆記」,和學長姐前一年甚至再前一年的課程內容完全都一樣。可是就算如此,老師的規矩可多了:每一堂上課都點名、不定期地隨堂測驗,這些就已經讓學生不太接受了,更誇張的是,他還會抽查大家上課時作的筆記,看每一個人抄筆記的字體工整和確實程度決定一部分的平時成績。
  到了學期末,校方會針對每一堂課程進行無記名的教學評鑑,以問卷的方式收集學生對這堂課的意見和建議。這時班上就有同學 ( 畢竟我們是心理系,沒有人會覺得中國通史成績很重要,不要被當掉就好,老師的要求對我們來說實在有一點點過份 ) 發難了:「既然上課的內容和去年、前年、大前年...都一樣,老師到底有什麼資格要求我們抄筆記?反正拿學長姐的筆記來複習不就得了?」
  校方顯然有和老師溝通這些意見吧,過了一個寒假,下學期的中國通史第一堂課才開始,換老師生氣了:「我教中國通史教了幾十年了,我告訴你們,最重要的就是這些東西,你們學會這些東西就夠了,其他的你們不用知道!」

wj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人氣()

  簡單地說,這個故事是這樣的...

  我有一個部屬,因為有一個機會看到業務單位同仁的年度績效目標,所以有一天就問我:「老闆,你不覺得業務單位的績效目標都很簡單嗎?跟我們的一點也不一樣。」
  我聽到這個問題時,說真的深感訝異,所以就問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結果他拿了業務單位的年度目標和我們單位的年度目標 ( 以下二個單位的年度目標都只是舉例,所以經過簡化和改寫,但大抵上就是這樣的意思 ) 出來做比較。

wj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