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續上一篇的主題... )


  但如果從企業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呢?針對22K,最常聽到的說法就是「台灣的企業老闆都只想要壓榨勞工,所以才會幾十年來薪資水準都沒有成長」。

  要回答這是不是事實以前,我們先從一個最簡單的商業活動開始。假設自己是賣雞排的老闆,擺攤賣雞排當然是為了餬口,所以很簡單,一塊雞排的價格減掉成本就是我的獲利,一塊雞排的獲利乘以每一個月可以賣掉的數量,就是我一個月可以賺到的錢。這件事情簡單明瞭,大家都聽得懂。
  如果我今天想要去擺攤賣雞排,而且我天真地告訴你說我打算從SOGO百貨的超市買雞排肉來當作我的食材,你身為我的朋友,十之八九會阻止我這麼做,對吧?因為剛剛說過的事情,一塊雞排的價格減掉成本就是我的獲利,如果我跑去SOGO百貨購買食材,我的成本將會居高不下。假如一塊雞排可以賣50元,我跑去SOGO百貨買一塊雞排肉就要45元,再加上設備、瓦斯、紙袋...很有可能我忙了半天,根本沒有賺到錢。所以想要靠賣雞排賺錢,從批發商那裏買食材才是正途,如果你的生意做得夠大,還可以直接跑去產地找雞農合作、跳過中間所有要賺一手的人,才能確保你的進貨成本夠低、而且品質夠穩定。
  這就是任何一個以營利為目的的公司在做的事情: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盡一切可能降低成本。合法合理的前提當然很重要,如果我賣飲料,明知塑化劑對人體有害,卻還是為了壓低成本而使用塑化劑,這就不是我所謂的「合法合理的前提」 ( 經濟學對此的見解可能是,如果我使用塑化劑,就會影響到我的商譽,顧客就不敢來買,所以我之所以不使用塑化劑其實還是為了追求我自己的利益。不過我們暫且不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就說任何一個企業都會想要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盡一切可能降低成本就得了 ) 。從這個角度出發,賣雞排的會想要壓低雞排肉的進貨價、製造筆電的會想要降低IC等各項零組件的採購價格、蓋房子的會想要壓低鋼筋水泥的成本、經營航空公司的會購買石油的期貨以便當油價上漲時可以從期貨的獲利來彌補飛行成本的上升...總之還是回到那一句話,很少企業會嫌自己錢賺得太多,所以設法壓低或控制成本變成了大多數企業會做的事情。

  這當然也包括了設法控制員工的薪資。

  這樣講真的很不中聽。但是在勞動市場上,只要公司給員工的薪資高於法定最低工資、只要公司核實替員工投保勞健保 ( 很多公司連這一點都做不到 ) ,就符合我們前面所提到合法的前提。在這個前提之下,設法控制公司的人事成本在一定的比例之內是大部分企業都會做的事情。
  我們這些HR是協助企業壓低員工薪資的幫兇嗎?嗯,這問題要看你怎麼想。如果你幫華碩電腦採購CPU、如果你幫宏達電採購通訊晶片、如果你幫85度C採購要加在咖啡裡的奶精...你會不會認為這些人是幫助企業打壓供應商的幫兇?很多時候職場上的每一個人都被交付了一個任務,他們認真負責地完成這個任務,而且這背後的問題其實複雜得多。

  20年前,當我們討論台灣的大學畢業生的薪水,我們談的可能是台灣最會念書的那20%至30%的年輕人一個月該領多少錢;現在,當我們討論台灣的大學畢業生的薪水,我們談的是...喔喔,現在只要你想,人人都可以念大學。所以當很多人在比較二三十年前的大學生起薪和現在的大學生起薪的時候,至少你可以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用來統計這個平均薪資的族群不一樣。
  並不是所有的企業都只想要支付22K就請大學生來工作。事實上,仍然有很多公司支付比這高出一些的薪資來聘雇沒有經驗的社會新鮮人。每一家公司都知道,如果企業想要競逐優秀的人才,就必須出高一些的薪水、如果企業希望這些優秀的人才可以在公司長期留任,就必須拿出夠多的升遷機會、調薪預算、福利...來確保這些人不會輕易離職。

  某些時候我們會聽到一種說法,有人會說,不是每一個人都只拿到22K啊,台灣還是有很多年輕人可以賺到更多的錢,如果你領到22K,你應該要反省一下你自己啊...這些那些的說法。某種角度我會說這種說法反映了幾分事實。在台灣,當然不會是所有的上班族都只能領到22K,那些從比較好的學校、比較熱門的科系畢業的學生有可能可以領到較高的薪水,然後一路往下遞減;或者是那些在職場上適應良好表現出色的人可以循著公司的體制向上升遷同時獲得加薪。我們姑且相信說這些話的人都有良善的動機,他們希望年輕人可以不要斤斤計較眼前的幾千元薪水,透過努力工作來為自己爭取更高的薪資。
  但問題是,這樣的說法不會改變另外一個事實,那就是在台灣可以領到35K的職務,在很多其他國家可能可以領到50K至70K的月薪;就算你在台灣是個年薪有一百萬的成功專業人士好了,你仍然會發現在其他先進國家,人家的企業願意支付給類似的職務兩三百萬的年薪。因為台灣整個勞動市場的薪水真的很低。

  我們大可不必執著於22K這個數字,就問為什麼台灣的企業會覺得可以支付這麼低的薪資給員工?
  我猜大概有二種原因,可能真的是出於「不凹白不凹」的惡意,或者,這就是台灣企業的最大給付能力。

  我們三不五時就會看到一些新聞,有一些公司會開出低得不合理的薪資來聘用員工,這也就算了,然後還要求員工要十八般武藝全能;或者是有一些公司會假實習之名徵求免費員工,實習結束後發給證書一張就當成是莫大的恩惠。我會說,當企業選擇這麼做的時候,出發點都是相當可議的。
  企業實習是一個非常難簡單回答是非對錯的議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堅持我們公司必須要支付給實習生薪資,因為我相信,當公司必須要支付給實習生正常的薪資的時候,用人單位主管才會認真地去評估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請一個實習生,也才會真的安排一些學得到東西的工作給實習生負責。想不到幾年後,有用人單位主管向我抱怨,實習生到部門裡,不僅不能發揮戰力,部門裡還要派有經驗的人出來帶,如果實習生很認真肯學也就算了,有一些其實是為了應付學校的實習學分,連上班都愛來不來。我相信兩造雙方各有立場,都有幾分的事實在裡面。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不太能接受一個企業要求實習生過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卻連薪水都不付。

  另外一種可能性講起來就可怕了。台灣員工的薪資,其實是市場機制決定的。如果一家公司發現一個月支付22K找不到優秀的人才,自然就會提高他的出價,一直到可以找到滿意的人才為止。當然,勞動市場不是效率市場,但供給和需求某種程度上還是會影響到成交價格。換句話說,台灣的員工之所以只能領到這麼低的薪水,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這麼低的薪水就可以請到夠用的人。回到那一句有一點戲謔的話:「出得起香蕉的老闆就只請得到猴子。」結果偏偏,台灣大部分的企業只想要請猴子來工作,所以...
  前一陣子有一則新聞,南部某某大學只出不到22K的薪資聘請行政助理,照例引來一陣謾罵,害得該大學只好趕快出來澄清說自己請的是兼職的工讀生而不是行政助理。我當時想到的是,大學裡的行政助理需要有大學學歷嗎?如果該大學只想要找一個懂得收發文件、歸檔資料、填寫行政表單工作的助理,支付22K的月薪找個高職畢業生可不可以?又,大學畢業生不可以領22K,難道高職畢業生可以嗎?最後,如果高職畢業生就可以領較低的薪水不會引起爭議,請問這個工作內容非要聘請大學畢業生不可的理由又是什麼?
  我們一路探究下去,很有可能會發現,不是台灣的企業給大學生的薪水太低;而是台灣有很多企業所提供的職位無論是在技術水準或是專業要求上都其實不需要受過高等教育的員工,而且這些企業無力支付更高的薪資。說得更白話一些:你只能找到22K的工作不是因為你只值22K,而是這個工作只值22K,你其實over-qualified了,但在僧多粥少的競爭之下,大多數人都去從事了較低階的工作。

  從企業的角度,每一家公司在做的事情都一樣,就是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盡可能控制甚至壓低 ( 不必然每一家公司都會設法壓低,但每一家公司都必須控制各項成本,當然也包括人事成本 ) 公司的人事成本。沒道理歐美的企業老闆比較大方而台灣的企業老闆比較小氣。所以台灣企業的老闆喜歡壓榨員工其實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真正的問題可能跟產業升級、核心競爭力、產業價值鏈...有關係,整個事情複雜得多。


( 再接下來,身為一個上班族,我想要分享一下我的個人觀點... )

創作者介紹

萬惡的人力資源主管部落格

wj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訪客
  • 類似的議題很常在新聞出現, 但大部份的新聞都只有談到現在的大學生起薪多少, 10年前的起薪多少, 起薪差了多少, 從沒看過有新聞可以比較深入分析背後的原因(或許也跟現在的新聞生態有關, 大家比較喜歡看一些簡單的, 刺激的...是因為媒體的關係? 還是因為大家生活太苦悶加上工作壓力太大, 看新聞變成是一種消譴放鬆的方式). WJ 發表這篇文章, 可說是把所有相關的影響因素都寫到了...

    現在大學生的起薪跟二十年前比起來, 不管是名目收入還是實質收入, 都低了不少, 可以用經濟學的供給需求來看這件事, 以大學生的勞動市場來說, 假設需要大學生的職務需求都不變的情況下, 在大學畢業生比二十年前高出許多的情況下, 大學生的薪資自然要比以前要低了. WJ文中提到二十年前的大學畢業生是最會唸書的20~30%的這一群人(只單純看唸書這件事, 強調一下避免不小心偏離主題), 個人覺得WJ寫太高了, 大概查了一下相關年份的大學生人數, 跟這一批人當年的出生人數比, 20年前的大學畢業生大概只占了同一學年人數的10%左右. 20年以前的大學只有普通高中畢業生能考, 或者是五專生插大(可以插大的都是該校"唸書"前幾名的學生), 而在當時的高中, 留級這件事不算是少見, 大學時期被二一的也不在少數. 因此就當時的大學畢業生人數比例來說, 相對來說算是少的, 而在市區或稍有規模的公司, 大學畢業生起薪三萬多是常態...

    但也必須說到一個情況, 20年前的行政助理薪資(工作內容大概就是接電話.整理文件等等), 跟現在的行政助理薪資, 現在明顯的提高了, 或者以工讀生時薪來看, 20年前一小時65元, 現在法定是115元, 提高的幅度78%, 算是不小的一個幅度了

    前一陣子新聞說到實質薪資比起十多年前下降, 如果基層人員的薪資上升了, 那誰的下降了? 高階主管嗎? 還是中階主管? 或者稍有經驗的一般從業人員?

    大概回覆一下WJ的這篇文章, 很期待下篇.
  • 謝謝你的回應和分享.
    其實我的看法跟你有一點點像, 我覺得最基層的工作受到物價上漲的影響比較大, 畢竟貼近法定最低工資的薪水, 或是時薪115元這種薪資, 扣掉生活必須以後是幾乎存不下錢來的, 也就是這個水準的薪水, 如果跟不上物價上漲, 是連找人都有困難的.
    至於向上討論到有經驗的工作者或是主管職, 薪資漲幅就可能比較有限. 但問題出在哪裡? 我這兩天看到一篇文章, 提到台灣在民國87年的受雇就業人口為655萬人, 102年則為867萬, 人力供給成長了32%, 造成勞動市場供需之間的失衡 (如果討論大學畢業生的供需問題, 那可能就更嚴重了). 這也是其中一個說法. 所以我才說, 其實問題很多很多, 大概不是單一的原因造成的.

    wjchang 於 2014/11/13 13:56 回覆

  • 悄悄話
  • YOYO
  • 現況就是台灣缺工作機會,所以企業徵人才會拿喬。低的薪水愛做不做隨便你,反正外面排隊等這工作的還一堆人
  • 如果講得很簡單, 台灣的勞動市場的供需失調了, 找不到工作的人多有所在, 找不到人才的公司也一大堆.
    但如果深究這個問題, 沒有找不到人才的公司, 只有找不到人才的價格. 所以我們應該要說, 大多數找不到人才的公司, 是出不起錢, 不是找不到人.
    但如果要再進一步討論, 出不起錢的公司是真的不願意出錢, 還是真的出不起錢? 我猜兩者都有. 前者是沒有看見人才的價值 (就像我在文章中提到的, 很多公司的問題其實是"那些職位不需要有大學學歷的員工就可以作", 所以他們不願意出更多的錢); 後者是因為產業結構, 公司只能生產低附加價值的產品或服務, 所以出不起錢.

    所以我一直都覺得, 這問題其實很複雜. 任何人很武斷地說"台灣的低薪就是什麼造成的!" (比方說"沒有和中國簽服貿", "太陽花學運", "老闆喜歡壓榨員工"...這種單細胞生物就可以想得出來的答案), 十之八九都是不負責任的...

    wjchang 於 2014/11/13 16:07 回覆

  • Sam

  • 版主大大,請問願意多分享有關對於實習制度的看法嗎?您會如何判定這間公司是否需要實習生,或者實習生對於公司真正的用處是什麼呢?
  • 好, 我想一想這個主題, 試著來寫個專文好了...

    wjchang 於 2016/05/09 23:57 回覆

  • Cynthia
  • 這一切其實可以說是一場真實成現的惡夢,一個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

    台灣許多企業是代工起家,因為當年大環境與各種成本低廉(不論是人力還是建廠或是後續廢物處理),大量的獲利使得許多企業因此飛黃騰達。
    但好景不長,不論是因為全市界的市場趨勢改變了需求(從電腦轉向手機,未來更可能是全面雲端化),我國薪資水準與生活水平的提升再加上環保意識的抬頭,怎麼樣都不可能打贏新興國家的低薪水、低水平、低成本、幾乎不需廢物處理。
    可是許多企業當初的孤注一擲、一夜千金的營業方式,而今成了劇毒,既沒有本錢轉成ODM又無法跳出OEM,在沒有多角化經營的狀況下,只能在代工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當許多企業都把人力當成本而非資源的情況下,給予的薪水就越難看,當薪水越低的時候,消費者就轉向購買便宜的物品,當消費者只購買便宜的物品時,企業只能把東西的價格壓低以吸引消費者購買,當價格被壓低時,成本就不得不比價格更低,於是產業出走,外勞引進,讓台灣的就業狀況更加惡化。當企業已經開始大量的從國外進口廉價而品質惡劣的產品,而消費者卻因消費力下降而只能選購這些東西,最後國家就只能在這樣子無止境的惡性循環中慢慢的沉淪。

    有沒有機會改變?當然有,首先企業本身要做出最大的改變,因為政府動作太慢,從OEM改成ODM不難,因為我們已經有了技術,現在就是需要研發與企劃行銷人才的進駐。再來就是政府的配套措施應帶動整個企業方向朝自有品牌、品質穩固、多角化經營、環境永續的方向進行,同時應有鞭子與蘿蔔的政策存在才是適當的。最後當然應讓人力成為人才,確實的提高薪資與其生活品質(有助於改善許多東西售價過低的問題:例如農產品,真的很悲情),整體市場才有機會由黑轉紅,再一次的迎向新的台灣經濟奇蹟,當然,說的永遠比做的快,看看我死前有沒有機會了。
  • 謝謝分享.
    其實我只有覺得, 台灣當前的問題非常複雜, 並沒有一個非黑即白的道理. 但偏偏我們的媒體或是整個社會都無法理性務實地面對這些問題...

    wjchang 於 2016/07/23 09:40 回覆

  • Cynthia
  • 補充:
    當然也是有那種明明賺錢卻說沒賺,死都不吐半毛錢給員工的鐵公雞,那種情況下,員工應團結一同爭取應得的權益。
    另外,台灣的勞基法與勞動三法真的過時了,請各位公民們一起落實憲法負予我們的公民權,督促政府修改不合時宜的法律,保障勞工權益!
  • 我也同意也支持政府修改勞動法規. 但另外一方面, 其實我更好奇我們到底有沒有做好準備. 我的意思是, 比方說現在吵得不可開交的二例或一例一休的問題. 二例當然很好, 我也絕對支持. 很多人也紛紛拿歐洲各國的工時出來比較台灣的過勞. 但是...我在歐洲工作過一段時間, 以我個人的觀察 (也許以偏概全) , 歐洲的工人很貴, 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習慣自己動手修水電房屋, 因為請不起水電工; 可以的話多半都待在家裡自己煮, 因為餐廳吃飯超貴; 周末大多數人都待在家裡或是去戶外而非逛街買東西, 因為周末很多店家都不開門...我的意思是, 我們大家現在都想要爭取二天例假日啊, 這樣很好, 我也覺得很好. 但是我們要付出的代價如果是...從此沒有24小時超商, 從此假日公車或捷運會大幅減班, 從此百貨公司或電影院都會變成下午3點才開門, 營業到晚上九點就關門...我們也會覺得這很好? 如果是, 那當然好. 我們整個社會都可以朝向更文明, 更人性的方向移動. 但我看到的其實是, 我們對於自己的權益往往講得比誰都理直氣壯, 但當我們變成顧客, 卻常常認為服務我們的人不配享有權益...

    wjchang 於 2016/07/23 09:49 回覆

  • Cynthia
  • 確實,台灣公民目前公民素質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不論是對於公民本身的權利與義務還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又更甚至於人與自然間的互動,都還有相當的進步空間。在國外如果你想在國定假日吃飯還要再額外多附一定%的金額以補償該餐廳人員在國定假日營業的薪資,這是理所當然的,但如果拿回國內來用,恐怕就是一陣謾罵了。希望在良好的教育體係與社會教育下我們的未來能更往文明進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