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個短期的寒假打工,在新光百貨公司 (地點應該是現在的新光三越南西店) 地下室的超級市場,那一年我15歲。

  很多事情都不太記得了。比方說早就忘了自己的薪水有多少錢、也搞不太清楚自己是怎麼得到這份工作的 ( 印象中我父母親的一個朋友當時在那裡工作,所以應該是透過人情請託才進去的 ) 。現在還知道是15歲的寒假也只是因為那一年剛考上高中,以及工作的時候會聽到百貨公司播放年節應景歌曲 ( 試著從上午開始聽人家唱恭喜恭喜的歌曲一直到晚上,而且連續兩個星期...這真的很洗腦 )。然後還有印象的是,那時通往新光百貨超級市場的樓梯還寫了「東南亞最大的超級市場」的字樣,但到底是不是?我當然不知道。
  身為一個15歲的青少年,我在超市裡其實沒有正式的工作。我的任務就是從百貨公司開門到關門的這段時間裡,待在超級市場支援其他人,看別人需要我做甚麼我就做甚麼:幫忙從倉庫裡搬貨出來補、把貨架上被弄亂的東西排好、結帳的人多的時候站在收銀員後面把客戶結完帳的東西裝到塑膠袋裡去、偶爾會跟著送貨員出去送貨 (應該是購買金額超過多少錢以上,百貨公司就會提供送貨到府的服務。我那時個頭就很高,會被叫去幫忙)、去倉庫操作標籤機並且把價格標籤貼到商品上...反正就是跟著百貨公司的大人們一起工作,至於做些甚麼?答案是甚麼都有。
  對當時的我來說,每一件事情都很新奇。比方說百貨公司開門以前要做早操,我後來才知道這是日系公司的習慣。做完早操以後樓層的主管就會訓話,講一些我們做不好的地方和做得好的地方。我是在那時候學到,如果貨架上的商品有過期了,負責那個貨架的員工會被罰錢。所以排列商品時要把保存期限即將屆臨的東西排在前面、同時還要確認商品的到期日。早上百貨公司開門的時候都要站在定點向第一批進門的顧客鞠躬,一直工作到晚上聽到費玉清唱的晚安曲為止。現在我如果在百貨公司一開門就去逛街,遇到店員鞠躬,我總是感覺到很彆扭,因為我都會想到自己當年心不甘情不願地站在那邊鞠躬的模樣。
  對其他人來說,我就是個小朋友。百貨公司裡的姐姐們總是對我特別友善。南京西路上的新光百貨有員工餐廳,會按工作日發餐票給我們,有去吃的話就撕一張給打菜的師傅、沒有吃的話月底可以折錢回來。姐姐們總是會集資買一些罐頭甚麼的去加菜 ( 哈哈哈哈哈,想來菜色不怎麼樣。但我從小就挑食,怨不得別人 ) ,然後找我跟她們一起吃飯。
  送貨的過程很有趣,因為可以離開百貨公司,去看看外面的天空。一般來說會是坐在貨車的貨車廂裡,一家一家地去送貨。有一次我們幾個人送一台全新的洗衣機去一棟剛落成的新房子,到了樓下才發現電梯還沒有啟用,加上我在內的三個男生只好連扛帶拉地搬著一台洗衣機爬樓梯到六樓。還有一次是推一台大推車要送上百瓶洗髮精 ( 現在想來,原來當時的公司會在年節時送這些東西給員工 ) 到南京西路距離百貨公司不遠處的一棟辦公大樓。寫到這裡還記得推著推車跨過百貨公司旁的鐵道時,輪子差點被鐵軌的縫隙卡住的驚險情節。但不只如此,搬到那棟辦公大樓樓下,才發現必須先爬個兩三階台階才能進到一樓大廳,一整車的散裝商品根本沒有辦法推上樓梯旁邊的斜坡,只好又把它們一瓶一瓶地搬下來在旁邊堆好,等把空的推車推進大廳以後再一瓶一瓶地搬上推車。

  有一次送完貨了,幾個大哥帶我去圓環吃小吃,那大概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去圓環吃東西。但我嚇得半死,因為那對我來說根本就是翹班偷懶。我始終坐立難安,不知道百貨公司的主管會不會突然跑來這裡把我們幾個逮個正著。或者是有時候幾個大哥哥會找個倉庫的角落,偷拆零食飲料來吃喝。要故意把包裝拆得很粗魯,這樣才能跟廠商說是搬運或上架過程中破損了,必須申請退貨。我從小到大一直都是乖寶寶,一方面絕對不敢這樣做、但另一方面也不絕對敢指正他們的行為不當。也就跟著拿他們分給我的餅乾起來吃。

  在這個寒假的打工經驗當中,最讓我記憶深刻的有二件事情:

  那時很多企業會來採購年節禮盒。就是百貨公司會有硬紙板做成的空箱子,可以視企業的預算,可以放進去比方說肉鬆、罐頭、果醬、醬油、酒... 然後空隙處再塞一些填充的彩色碎紙條 ( 很難貼切地描述,但年紀跟我差不多的大概都知道我在講甚麼 ) ,最後把箱子封好。客戶指定好禮盒裡要裝的商品,就會有幾個人必須找一個地方,花上大半天的時間把這些商品裝進盒子裡、把禮盒用膠帶封起來、再用包裝紙包好。最後由百貨公司的卡車出去配送。
  有一天,有一個客戶來問這樣的禮盒,他指定禮盒中必須要有某一個特定的商品,但我們百貨公司沒有足夠的存貨,也不確定過年前還會補貨,於是禮貌性地請那位客人去其他地方試試看 ( 那時的新光百貨南西店的隔壁也是百貨公司,叫做今日百貨 ) 。就在那個客人走後沒有幾分鐘,就有人通知我們,短缺的商品可以緊急地在隔天就出貨給我們,也就是我們應該是有辦法接這筆訂單的。
  那位大哥一聽到這句話,就飛也似地跑出超市。過了幾分鐘,就看到他帶著那一位客戶回到我們超市,然後把這筆生意給敲定。
  我們都盛讚那位大哥是我們的英雄人物,為我們 ( 這裡說是「我們」,但我們應該沒有人因此會得到獎金或加薪吧 ) 保住了一筆訂單。尤其是光想像他穿著新光百貨的制服,跑到今日百貨去把客戶拉過來,就覺得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就在同一天下午,有另外一位客戶買了一大批洋酒要送人,裝在購物車上請我們幫忙推到一樓並搬進他的車內。幫忙的人就是我和那位大哥。就在購物車上扶手梯的時候,我們疏忽了購物車的前輪沒能順利跨上樓板而卡在扶手梯上,而後輪卻繼續跟著扶手梯向上前進,兩三秒的時間之後,整輛購物車就翻覆了。
  我們真的非常非常幸運,除了驚魂未定,居然沒有砸破任何東西。車上大概十幾瓶洋酒,竟都完好如初。我們收拾了一下,把車子推到門外,客人應該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就在完成任務我們兩個人下樓的時候,大哥說了一句:「還好沒事,要不然我這幾天就白做了,薪水賠給公司大概都不夠。」
  當時的我心裡想:「他是上午才為公司賺了一筆錢的英雄耶,公司哪會叫他賠錢啊?」但現在的我可能就沒有這麼天真樂觀,上午還是個為公司保住一筆生意的英雄,下午萬一砸破東西,公司恐怕照樣會要他負起賠償責任。在職場上,每一件事情大概都只能開心一下下、或者難過一下下,然後保持平常心繼續工作下去。

  有一天我正在把商品上架,也就是把商品從倉庫推出來、打開紙箱、然後一件一件地排到貨架上。有一位年輕女士 ( 我那時15歲,應該根本就沒有辨別那位女士幾歲的能力。況且年代久遠,現在只能說我腦海中的她穿著高雅且言談舉止高貴...但是不是真的如此?還真的不記得 ) 走過來問我問題:「對不起,請問拖把放在哪裡?」
  我用手指了方向並且回答她:「就在那邊。妳走過去第四排的貨架,上面掛了牌子寫著清潔用品。就在那裡。」
  這其實是個每一天在賣場都會發生的情節,原本根本就沒有任何特別之處。但就在那位女士走遠了以後,我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每一個架子上都有標示啊,自己有眼睛不會看喔?」
  就在那一瞬間,那位女士回頭瞪著我,對我說:「你剛剛說甚麼?」
  我差不多是第一時間就知道自己闖禍了。我一邊想著該怎麼辦,一邊很結結巴巴地回答那位女士說:「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那樣說的。」
  過了一下子 ( 對我而言則感覺非常久 ) 之後,她轉頭走掉,去買她原本打算要買的東西。
  我後來想起這段經歷,覺得自己當年真的很白目。這事情肯定可以發展得更糟:我會被投訴、樓層主管會出來為我的不當言論道歉、我可能會丟掉工作、我爸媽會知道這件事情,我會被罵一頓。前一陣子有一個網友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說他的某一個供應商的承辦人對他講話非常沒有禮貌,我就用我的這個故事回答他,我們在職場上有時候會遇到一些人,無論是用字遣詞或是行為舉止,就是既沒有禮貌也不尊重自己的專業。我當年只有15歲 ( 這說不定是那位女士後來決定不跟我一般見識的最主要原因 ) ,嚴格地說還不能被視為是個成熟的大人。但是,比較可悲的是,現在很多人已經是成年人,但是心智年齡並沒有成熟。他們在處理這些事情...恐怕沒有比當年的我好到哪裡去。
  職場從來都不是一個想怎麼說想怎麼做都可以的地方。然後,搞砸了事情以後,坦誠道歉也許仍然是最有效的對策。

  那年寒假結束後,我和一起工作的哥哥姐姐們就再也沒有連絡過了。但除了錢、除了學會了怎麼包裝禮物或禮盒、除了知道一個百貨公司在開門之前和開門之後都在忙些甚麼,我還是覺得自己學到了很多寶貴的經驗,是到今天都還覺得有用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jchang 的頭像
wjchang

萬惡的人力資源主管部落格

wjch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